【导读】

本文与读者分享的是一起仲裁条款效力确认案件。在本案中,合同中载有的仲裁条款原文表述存在不符合通常语言文字习惯的情况,如“由可向”,我们理解是原文笔误,原意应指“可由”或者“可向”。那么,这类仲裁条款效力如何?是否明确包含了仲裁的意思表示?法院应如何对仲裁条款进行解释?此外,英文中也存在用“may”的表述,对应中文也是“可以”。尽管这类仲裁条款最后被认为有效,但实践中确实容易引发争议,建议当事人在草拟仲裁条款中,应尽可能使用仲裁机构的示范仲裁条款。

一、案件索引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6)京03民特33号

裁判日期:2016.03.07

当事人:申请人(仲裁被申请人)北京中润置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申请人(仲裁申请人)廊坊市兴鸿商城管理有限公司

 

二、仲裁条款原文

《房屋租赁合同》第十二条“争议的解决”约定,“甲乙双方在履行本协议过程中发生争议,应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可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三、争议焦点

(一)申请人主张仲裁条款无效的理由

中润公司申请称:

1. 仲裁协议缺乏“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应当被认定为无效。中润公司与兴鸿公司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第十二条“争议的解决”约定,“甲乙双方在履行本协议过程中发生争议,应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可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双方在表达是否同意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请仲裁的意思表示时使用了“由可”一词,该词在法律规范术语或字典中均没有明确的意思解释,不应被理解为“同意”、“可以”的意思表示,即该条款缺乏双方“请求仲裁”的合意表示。该仲裁协议缺乏“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应当认定为无效。

2. 在仲裁协议无效的情况下,双方没有进一步达成仲裁协议。本案中,双方并未基于原先无效的仲裁协议进行进一步协商,更没有达成新的仲裁协议。因此,仲裁协议自始无效,北京仲裁委员会受理该案缺乏法律和合同依据。

3.兴鸿公司出具的《催款函》是对双方之间争议解决方式的最终确认,《催款函》中称兴鸿公司将单方解除合同并通过诉讼方式解决纠纷。2014年2月8日,兴鸿公司向中润公司发出《催款函》,其中第三条称:“若你单位未在上述期限内付清上述租金的,我司将单方解除合同并采取相应法律措施;如:申请司法机关查封你单位财产,经诉讼程序后予以强制执行。”这表明兴鸿公司将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双方的纠纷,包括起诉、财产保全、强制执行等诉讼程序。中润公司认为,正是基于仲裁协议无效的情况,兴鸿公司才会对争议解决方式予以最终确认,声明通过诉讼方式解决双方之间的纠纷。即便仲裁条款有效,《催款函》中的该条款亦是对《房屋租赁合同》中仲裁条款的变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争议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协议无效。综上,中润公司向法院请求确认中润公司与兴鸿公司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中所约定的仲裁条款无效。

 

(二)被申请人的主要答辩意见

兴鸿公司答辩称:不认可中润公司关于仲裁条款无效的主张。理由如下:

1.双方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双方之间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明确,选定的仲裁委员会有明确性和唯一性,不存在仲裁协议无效的情形。“由”表示同意或许可,“由可”反过来是“可由”,“由可”本意应是同意选定北京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由可向”三个字无论如何组合都可以理解为同意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2.中润公司关于兴鸿公司出具的《催款函》表明双方合意通过诉讼方式解决争议的主张不成立。兴鸿公司向中润公司出具《催款函》恰恰证明双方的争议通过协商方式不能达成一致。此外,《催款函》所述是包括相应的所有法律措施,并不是单一的诉讼程序,诉讼程序宽泛而言亦包含仲裁。因此,中润公司的申请缺乏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四、北京三中院意见

北京三中院认为,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由可”不属于规范用语,亦非专业的法律术语,该表述无法单独解释。结合该条款所使用的的前后词句,“由可”本身不具有否定含义,无论将“由可”理解为“可由”、“由”、“可”,或者删除“由可”,该条款均能够推断出双方具有将争议提起仲裁的意思表示。

同时,该条款名称为“争议的解决”,条款中亦约定了明确且唯一的争议解决机构“北京仲裁委员会”。因此,能够认为双方具有将争议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的意思表示。

中润公司主张兴鸿公司出具的《催款函》中已对双方之间的争议解决方式进行变更。对此本院认为,兴鸿公司出具的《催款函》仅具有单方进行催款的意思表示,不能视为对双方之间的争议解决方式进行了变更

综上所述,双方对合同争议的解决已明确约定了由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的仲裁条款,该仲裁条款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及仲裁事项明确,且选定了具体且唯一的仲裁委员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的仲裁协议应当具有的内容,且无证据证明该条款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无效情形,因此,该仲裁条款系有效的仲裁条款,对中润公司和兴鸿公司均具有法律约束力。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要求确认《房屋租赁合同》所约定的仲裁条款无效的请求。

 

五、环中观察

通过研析本案,环中仲裁团队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值得总结:

1.本案中,北京三中院法院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北京三中院认为:“由可”不属于规范用语,亦非专业的法律术语,该表述无法单独解释。结合该条款所使用的的前后词句,“由可”本身不具有否定含义,无论将“由可”理解为“可由”、“由”、“可”,或者删除“由可”,该条款均能够推断出双方具有将争议提交仲裁的意思表示。本案法院从正反两个角度进行分析和综合判定的做法值得肯定。

2. 尽管本案法院认定仲裁条款有效,但是该仲裁条款的制作和措辞是极其不规范的,当事人在签订合同时,务必聘请专业律师审查合同,避免常识性错误。另外,如果是约定仲裁,建议采用仲裁机构的示范仲裁条款,这样可以避免因措辞不严谨而产生仲裁条款效力之争。

3.《催款函》仅具有单方进行催款的意思表示,不能视为对双方之间的争议解决方式进行了变更。这一点非常具有实务价值。在实践中,一方当事人常向对方发送催款函、律师函或者还款承诺函,无论该等文件名称如何,其都是单方的意思表示,不能就此认定对方同意对双方之间的争议解决方式进行变更

4.关于“可以”一词,是否包含了提交仲裁的意思表示,以及是否表示可以提起诉讼或可以提起仲裁,最高院对此已经作出明确的复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安徽省合肥联合发电有限公司诉阿尔斯通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的请示的复函》(发布日期:2003.05.14,文号:(2003)民四他字第7号)明确表示:“从本案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内容看,其仲裁的意思表示明确;亦有明确的仲裁事项,没有超出法律规定的仲裁范围,而且选定了明确的仲裁机构,故该条款是明确有效可以执行的。当事人在该条款中没有明确约定可以通过诉讼方式解决纠纷。英文仲裁条款中的‘may’主要作用于主语,其含义是指‘ 任何一方(any party)’都可以提起仲裁,而不应理解为‘既可以提起仲裁,也可以提起诉讼’。”据此,仲裁条款中使用“可以”一词,同样明确地表达了提交仲裁的意思表示,从而排除了法院对案涉争议的管辖权。

(来源:北京环中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