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房春娥

南京一位吴老先生,在生前与保姆孙某签订了遗赠扶养协议,约定由保姆负责自己的生养死葬,承诺在去世后将自己名下一套价值200余万的房产赠与保姆。

吴老先生过世后,保姆孙某要求继承房产,与吴老先生的子女发生纠纷,孙某一纸诉状将吴老先生的三个子女吴某、吴小某、吴某某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支持其继承房产的诉讼请求。近日,秦淮法院受理并审结了该案。

吴老先生患有帕金森病,与老伴共生育被告吴某、吴小某、吴某某三个子女,老伴去世后,一直独自生活。2012年5月份,吴老先生在劳务市场找到原告孙某,请孙某到家中担任保姆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务合同,口头约定由吴老先生每月支付原告孙某报酬2000元。

吴老先生每月收入共计6000-7000元,自2012年7月起由原告孙某保管并支配上述收入,扣除原告孙某及吴老先生的日常生活支出外的剩余款项归原告孙某所有,吴老先生不再另行支付原告报酬。

在原告孙某担任吴老先生保姆期间,被告吴某、吴小某、吴某某每月探望父亲两至三次。自2015年起,原告孙某将吴老先生的大部分收入用来购买保健品并与其共同服用,被告吴某、吴小某、吴某某因此与原告发生争执,后三被告减少了探望父亲的次数,改由两个女婿和儿媳探望。

另,原告孙某担任保姆期间不定期地聘请案外人王某作为吴老先生的兼职保姆,一同照顾吴老先生的生活起居。

2016年1月15日,原告孙某找来律师(即本案原告方委托诉讼代理人)草拟了一份遗赠扶养协议,并邀请了保健品销售人员张某、李某和吴老先生家的兼职保姆王某见证,吴老先生在见证人张某的协助下在该协议尾部摁印,原告孙某在协议尾部签字。同时,受原告孙某的委托,律师在协议签订现场录制了视频录像,记录了协议的签订过程。

该协议约定:吴老先生将其名下的房产遗赠给孙某,并由孙某负责甲方的生、养、死、葬,主要是指生活上照顾吴老先生,吴老先生的工资由孙某支配,但重大的医疗支出等费用,除报销外首先于吴老先生遗赠房屋以外的个人财产支出;如吴老先生单方处置遗赠财产导致本协议解除,孙某有权要求吴老先生退还已支付的扶养费(按每月6000元计算)。

协议签订后,吴老先生因病情加重,导致卧床不起,同时也正因病情,保姆孙某同吴老先生的孩子们的

故事就由此开始了。

2016年4月:原告孙某发现吴老先生患有褥疮,同年6月,原告孙某发现褥疮大面积复发

2016年6月6日:吴老先生出现昏迷状况。在此期间,原告孙某未将吴老先生送医,亦未通知被告将其父送医。

2016年6月11日:三被告在探望吴老先生时发现病情加重便将父亲送医治疗,在送医后发现吴老先生患有大面积褥疮。在吴老先生入院治疗后,原告孙某随院照料。

2016年7月4日:在原告孙某不知情的情况下,三被告将父亲转院至另一医院治疗。同年8月19日,原告孙某找到吴老先生,三被告于当日报警,后原告孙某离开。

2016年10月12日:吴老先生因病去世。后由被告吴某、吴小某、吴某某办理了吴老先生的相关丧葬事宜。

2016年11月14日,被告吴小某以继承方式办理了原遗赠房产的产权变更登记,同月21日,被告吴小某委托律师向原告孙某发送律师函,告知原告其已继承涉案房产并要求原告孙某搬离涉案房屋。原告孙某拒不搬离,主张遗赠扶养协议有效,要求继承遗赠房产。

吴老先生生前与保姆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是否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是否合法有效?


 

法院认为

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遗赠扶养协议是一种平等、有偿和互为权利义务关系的民事法律关系。

秦淮法院在综合全案案情及考量双方证据后,认为原告孙某与被继承人吴老先生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无效

1、从遗赠扶养协议的订立过程来看

该协议系原告孙某委托律师草拟制作,该协议的见证人系多次与原告发生保健品买卖交易的张某、李某及原告为吴老先生聘请的兼职保姆王某,上述制作人和见证人均与原告有利害关系;

原告孙某提供的视频录像显示,制作该协议时是由原告委托的律师向被继承人吴老先生宣读协议内容,被继承人吴老先生仅对协议内容作了简单重复与附和。

原告及其委托的律师与被继承人吴老先生间并未对协议内容有交涉及协商以形成合意的过程,被继承人吴老先生亦无明确自主意识表示,也未在协议上签字仅捺手印且系他人帮忙捺下。

据此,法院对该遗赠扶养协议是否系被继承人吴老先生真实意思表示无法确认。故法院对遗赠扶养协议及视频录像的合法性、关联性不予采信。

2、从遗赠扶养协议的内容来看

该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不对等,原告孙某的具体扶养义务只有生养死葬概述,并无具体约定,而对被继承人吴老先生的义务设定明显较多,且所有的扶养支出均是被继承人的财产支付,同时排除了用案涉的遗赠房产支付扶养费用,限制了被继承人的财产处分权;

同时在遗赠扶养协议签订后,原告孙某保管支配被继承人的财产,扣除原告及被继承人吴老先生的日常生活支出外的剩余款项归原告所有,故原告仍存有收取劳动报酬的情形。

3、从遗赠扶养协议履行状况来看

该协议于2016年1月15日签订,同年7月4日原告孙某即不再照顾吴老先生,原告未能履行约定的生养死葬义务,在被继承人吴老先生出现褥疮和昏迷病情后未及时送医,亦未及时通知被告送医,存在重大过错。

经过如此详细的解答,是不是一下子就明白法院为何判决协议无效了吧!

法院判决

综上,法院认定原告孙某与被继承人吴老先生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无效。现判决:驳回原告孙某要求继承遗赠房产的诉讼请求,并判令由其承担全案的诉讼费用。

法官解读

一、遗赠扶养协议是我国《继承法》确立的一项法律制度,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其目的主要在于使那些没有法定赡养义务人或虽有法定赡养义务人但无法实际履行赡养义务的孤寡老人,以及无独立生活能力老人的生活得到保障。一般来说,遗赠扶养协议的遗赠人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没有子女或子女不在身边、独立生活存在困难而需要他人照顾的老人;二是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鳏寡孤独的“五保户”老人。

二、遗赠扶养协议与遗嘱的区别:遗赠扶养协议是双方的法律行为,只有在遗赠方和扶养方双方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才能成立。遗赠扶养协议是一旦签订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必须切实履行,任何一方要变更或者解除,必须取得另一方的同意。而遗嘱是遗嘱人单方的法律行为,不需要他人的同意即可发生法律效力,遗嘱人不仅可以单方面订立遗嘱,而且还要以随时变更遗嘱的内容,或者撤销原遗嘱,另立新遗嘱。

三、遗赠扶养协议与遗赠的区别:遗赠扶养协议是有偿的、相互附有条件的,坚持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而遗赠则是遗赠人生前以遗嘱的形式将财产在其死亡后赠与给国家、集体或者个人的行为,对受遗赠人则没有义务要求。

四、遗赠扶养协议的效力:我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从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医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由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在财产继承中,如果各种继承方式并存,遗赠扶养协议的效力最高,应首先执行遗赠扶养协议,其次是遗嘱和遗赠,最后是法定继承。

延伸阅读:保姆照顾老人获遗赠40万房产 家属打官司败诉

今年3月,就在父亲冯伯去世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家住禅城的冯某东和冯某川两兄弟,收到了一纸来自于高明区法院的诉状,而提出诉状的人,正是照顾了他们父 亲多年的保姆——今年45岁的广西人莫某。莫某的要求是,确认冯伯在去世时所居住的位于高明区明城镇的一套房产,所有权属于她本人。

冯氏两兄弟这就纳闷了,这套位于高明的房产,明明是当年他们父亲卖掉了位于南海的房产后,用其中一部分 的钱购买所得的,为什么莫某却声称房子是属于她的呢?更让冯氏兄弟不解的是,这套房子的房产证上的权属人一栏,赫然写着父亲冯伯以及莫某两个人的名字。这 其中究竟经历着什么样的事情?

案起:遗赠房屋一年后便去世

莫某表示,其实自己早在2007年春节前后,就已经开始认识冯伯。当时,她经人介绍,偶尔到位于桂城的独居老人冯伯家中从事保姆工作。直到2012年初,莫某便固定在老人家工作,双方约定莫某每月工资2000元。

2014年底,老人希望居住得更为安静,打算搬到高明居住。他于是将当时在桂城居住的房产,以273万 元的价格变卖。此后,他根据两人平时的商议,在高明区明镇城买了讼争的房屋。该房屋约92平方米,总价41.1万。双方协商约定,房产各占一半,老人愿意 拿出变卖房产所得到的十分之一,即273000元,作为其中一部分购房款,剩余的房款由莫某自己筹得。

2015年初,老人又与莫某双方签署了一份《遗赠扶养协议》,约定莫某承担扶养老人义务,老人去世后将其高明的房产自有的50%份额全部赠与莫某。

悬疑:老人为何送房给保姆?

协议约定了房屋的用途是是冯某用来养老居住,同时也允许莫某的丈夫和儿子短期居住,至于血缘近亲探访,最长不超过两晚,其他相识一律不得探访此住宅,目的是为了老人的宁静与安全。

至于为何冯伯会如何“大手笔”,将房子遗赠予保姆,他在《遗赠扶养协议》如此写道:此举是为了让莫某长期为其服务,得到一些实质回报的“定心丸”。而此后,莫某不能随便请假,每月只能休息一天,春节回广西也只能休息七天,以防冯伯发生意外。

《遗赠扶养协议》还表示,莫某要负责冯伯的生养死丧,在他死亡后遗赠议协才生效。

今年2月21日,冯伯因多脏器功能衰竭,于佛山市中医院去世,在办理完丧事后,她马上向法院起诉,要求确定该房屋的所有权归其所有。

质疑:保姆怎能仅出1.1万?

冯某川表示,该房屋是由其父亲全部出钱的。据他所知,老人家一共为房屋出资了40万,其中27.3万元是父亲主动出资,而另外12.7万是父亲借给莫某的,但是莫某大部分欠款都没有偿还。也就是说,在购房之初,莫某仅仅出资了1.1万元左右。

冯某东则表示,父亲将房屋遗赠给莫某的前提是莫某对其进行了“长期”的照顾,但是莫某未能提出合理的证据,证明她曾长时间照顾老人。

高明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遗赠扶养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应受法律保护。至于冯某川所称的莫某尚欠其父亲购房款,这与该遗赠扶养协议纠纷并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因此法院不作合并审理。

据此,法院一审判决该房产的产权归莫某所有。

案中案:莫某欠款能够五年还?

今年4月,双方之间又牵起了另一起官司,但这次的原告换成了冯氏兄弟。他们向禅城区法院起诉称,自己作 为冯伯唯一法定继承人,依法应享有继承的权利,莫某应向他们还款12.7万元,以及按中国人民银行半年期贷款支付利息。法庭上,他们提供了莫某于2014 年12月30日出具的《借据》,确认莫某借款127000元,用于购买高明的房屋。

其实,在《遗赠扶养协议》中,也对这12.7万借款有了明确的叙述。《协议》指出,该12.7万要从2015年开始,五年内还清,每月从工资中扣减1100元。五年内未清还的,则要计算利息。

对于曾经向冯伯借款这一事实,莫某不持异议。但是,她同时指出,她一直在劳动报酬中每月扣减1100元 用于还款,至今已还款13200元,尚欠的借款为113800元。另外,该借款原约定为自2015年起五年内还清,对五年内归还的,不计算利息,故家属无 权要求提前还款并支付利息。

另外,案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焦点是,《遗赠扶养协议》约定是五年内还款,但老人在一年后便去世,莫某究竟是应该按照原来的协议,在五年内偿还便可,还是要按照冯氏兄弟的意思,马上全部清偿?

判决:家属要求立即还款无不妥

禅城法院审理认为,本案是因遗赠扶养而产生的民间借贷纠纷。原告为老人的合法继承人,在老人去世后,有 权继承相关权利,即作为原告起诉莫某向其还款。按《遗赠扶养协议》,至2016年2月22日,老人从莫某每月工资中已扣款13200元作为还款,现莫某尚 欠老人113800元。

法院还指出,莫某出具的《收据》并未约定还款日期,应结合《遗赠扶养协议》的内容来综合评判。但协议并 未约定如老人在五年内去世,莫某应如何进行还款。所以,该还款协议内容应视为附条件的协议,当条件不能成就时,对借款期限和还款时间约定不明确。在老人去 世后,家属与莫某双方多次协商均未达成新的协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 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本案中,家属在双方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要求莫某立即还款,并无不当,应予支持。其次,莫某已实际取得了房产的所有权,享有了其应得的利益,亦应承担对购买该遗赠房产所借款的还款责任。此外,按照《遗赠扶养协议》约定,五年内还款可不支付利息。

据此,禅城法院判决莫某偿还借款本金113800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相关链接:

《遗赠扶养协议》是受扶养的公民和扶养人之间关于扶养人承担受扶养人的生养死葬的义务,受扶养人将财产遗赠给扶养人的协议。遗赠扶养协议是我国《继承法》确立的一项新的法律制度,是我国继承制度的新发展。

遗赠扶养协议的法律效力高于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我国《继承法》第五条规定:“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 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在财产继承中如果各种继承方式并存,应首先执行遗赠扶养协议,其次是遗 嘱和遗赠,最后才是法定继承。

遗赠扶养协议一经签订,双方必须认真遵守协议的各项规定。根据遗赠扶养协议,涉案房屋已于高明法院生效判决确认产权归莫某所有。

若合同内容并未对履行期限作明确规定,该如何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 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第二百零六条的规定: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 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本案中,该协议以及借款《收据》均未对老人在五年内去世的情况下,应如何进行还 款。在原告与被告多次协商,但并未达成新的协议。原告在双方多次协商无果的情况下要求被告立即还款,并无不当,应予支持。

来源:秦淮法院、南京中院、法眼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