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这是一个属于祖国花朵和国际儿童的节日。

但和那些小时候极其盼望过节,可以得到很多零食礼物的80、90后对比起来,这个节日对00后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现在的孩子从小就被互联网包围,无论小学还是中学,人手一个智能手机,对于自己的童年经历,我只能咂咂嘴说一句真幸福。但无处不在的网络对孩子的成长来说真的是好事吗?

或许结果是否定的。

色情、暴力、邪典教唆犯罪,这些从来都是“互联网和儿童”离不开的关键词

在这一代孩子的成长过程当中,互联网有太多的方式让他们可能走弯路。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今年五月末的时候审理了一则通过网络传播淫秽色情物品牟利案,涉案视频当中一百多部都是未成年人,年龄在6至18岁不等,且均为男童;无独有偶,去年安徽省也破获了类似案件,那涉及幼女的一万多部视频,仅仅数字就让人触目惊心。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还有网络骚扰,《第八次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报告》中显示,超过九成的未成年人在上网时遭遇过不良信息侵扰。

去年三月,就有一位母亲发现自己10岁的女儿和一个15岁的男生科里斯“网恋”了。

女儿患有阿斯伯格症,那是一种比较常见的儿童自闭症,事实上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若是得不到足够的陪伴,很容易患上这种令人担心的病。

科里斯是B站的up主,两个渐入青春期的孩子通过网络相识,在QQ聊天竟然互称“老公和老婆”,更可怕的是两个人竟然在QQ上进行“文爱”。

而在一番理论之后,科里斯把聊天截图发到网上竟然还得到了相当多的支持。虽然科里斯给出的回应只是“玩玩而已”,但他教唆女孩自杀、离家出走真的触犯了社会道德的底线和母爱,这就是犯罪。

接到报案的警方不予立案,母亲只能频频发帖,终于迫于舆论的压力,科里斯选择了道歉,B站也发布了相应的通告。

但在这之后,母亲又陆陆续续收到了很多私信,都是来自10到17岁的未成年人,她们同样被网友骚扰,被“套路”之后的照片或者视频极有可能被卖到色情网站上去。在没有禁忌和分级的网络中,那些伸向未成年人的魔爪多恐怖!

对了,孩子的QQ是母亲帮着申请的,这么早就让女儿去接触网络,作为父母,教育不当的责任难辞其咎。

未成年人的隐私被暴露在互联网的聚光灯下,这已经不仅仅是是否被侵害权益的问题了,它们的出现甚至会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毁了我们的下一代。而这些案件的发生,都意味着对于未成年人的保护已经刻不容缓。

  • 从被害人的角度看,儿童的自我保护意识以及家长监护欠缺,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从社会角度来看,涉幼色情视频泛滥与互联网监管不力也有着相当大的关系,那么多方努力就是现在最应该开始的一件事情:
  • 首先是完善相应法律法规,目前的法律体系对于儿童隐私的保护还不够完善,对于那些传播儿童淫秽视频的打击力度加大的同时,观看视频的人也应当做出相应的监管和处罚;
  • 其次是推进法治教育,部分民众法律意识薄弱,将网络色情侵害未成年人更多看为伦理道德问题。事实上,对于儿童性教育这方面,我们始终做的都不够,相应的法治教育推进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 最后是加强行业监管,互联网是把“双刃剑”,但在这个过程当中,它对于不法分子的信息传播一定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各大网站以及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监管都应该进一步加强,尽量减少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侵害。

网络让那些人心里的魔鬼无需隐藏,互联网诈骗听起来都让人毛骨悚然

十岁的时候你们都在干嘛?如果是上学,我可能会因为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焦头烂额,如果是放假,我可能会在乡下不亦乐乎的摸爬滚打,一周几块钱的零花钱能让自己兴奋的跟什么似的。

但前段时间看到的这件事真让自己触目惊心。

那个年仅十岁的河南男孩儿,用自己爸爸十万元的丧葬费给网络主播打赏,他的母亲还患有直肠癌。

十岁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龄了,而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那一定是父母教育、平台监管共同造成的。

当父母的把银行卡支付密码告诉孩子本就是缺乏安全意识的举动,何况这花花世界有太多的方式迷惑未成年人,他们又怎能经得住诱惑?

最令人心痛的是这样的故事其实并不少见。

比如那个两个月就花掉16万,花掉父母辛苦半辈子赚回来的钱打赏女主播的14岁男孩小彭;比如那个刷家里信用卡,五个月打赏了200万的11岁女孩洋洋。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打赏门”事件在最近几年当中真的屡见不鲜。父母的教育和监管不力,让那些眼里只有金钱的魔鬼见缝插针,为了赚钱,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成年人的人性罪恶在这个瞬间,竟然在年仅十几岁的孩子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上去,我们还是把网络想象的太美好了,对于低龄化,那些平台根本就没有重视,于是在父母孩子以及主播的“各方努力”下,行业乱象发生了。

那么面对这些乱象,还是那句老话,整顿平台加强监管,父母的安全教育意识不断提升,才能从根本上减少这类悲剧的发生。

沉迷网络和游戏,那些互联网巨头的意识也有待提升

娱乐方面亦是如此,去年这个时候中国的儿童市场消费就已经接近了4.5万亿,其中儿童娱乐消费规模超过4600万。作为青少年首选的娱乐方式,互联网在其中的比例自然也不会低。

那些互联网巨头的业绩年年增长,可关于对未成年人的风险管理却是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

在他们看来,那是流量、也是业绩,庞大的儿童群体成为了互联网社交平台的香饽饽。相比于大人来说,孩子们或许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他们身上。

于是各类问题频繁出现。

比如YouTube的卡通视频里会出现很多恐怖形象,Facebook涉嫌诱骗儿童在平台上进行消费,ins上出现虐待儿童的照片,刚刚走出国门的抖音海外版等等…

对于儿童上网安全这方面,这些互联网巨头似乎从来就不关注,这也让他们遭受各种口伐笔诛。

后来YouTube关闭了对儿童视频的评论,因为之前YouTube上存大量恋童癖评论以及卡通片当中的恐怖形象;Facebook前段时间盛行的“48小时挑战”因为有着鼓励青少年“玩儿失踪”的寓意,引起了警方和家长的强烈反感;而抖音国际版Tik Tok 则是直接收到FTC开出的570万美金的罚款,因为他们在未经父母允许的情况下,擅自收集未满13岁儿童的个人信息。

现在的儿童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越来越早,很多孩子从3岁就开始使用QQ和微信。我记得我三岁的时候,好像才学话呢…而现在,到了7岁,有9.9%的儿童使用QQ,15%使用微信;到了12岁,拥有QQ(87.9%)、微信(69.7%)的儿童比例均超过一半。

还有游戏,家里正上初三的弟弟虽然在班级成绩也还可以,但一到周末就抱着手机和同学开黑的画面可是让我相当头疼,《王者荣耀》玩的比我都溜,丝毫感受不到即将面临中考的紧张感。

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额达到2036.10亿元,同比增长23%;其中,基于手机的移动游戏市场份额占比高达57%。用户当中未成年人占据的比例相当高。

《王者荣耀》曾被人民日报点名,但腾讯方面的回复却是我们不应当只看到游戏的负面,但众多的小学生、青少年沉迷游戏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腾讯后来也不得不推出防沉迷系统,并且在今年进一步加强、推广。

面对这样的网络格局,只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效果

2015年就有56%的儿童初次上网的年龄低于5岁,现在很多孩子玩平板玩电脑的技巧甚至要比家长还厉害。对于那些低于8岁的学龄前儿童来说,看视频、玩游戏等娱乐成为了主要上网目的。

基数的增大,使用的频繁,自然就导致了那些潜在危险的出现。腾讯儿童曾做过一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网络诈骗、不良信息以及网络欺凌是未成年人遭遇的三大负面因素。

在国外,年龄为11岁到17岁的儿童中,将近80%的儿童曾违反社交媒体网站,如Facebook有关用户年龄的规定,在年龄不够的情况下就注册了账号。

儿童慈善机构NSPCC和电信公司O2也联合推出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约有一半甚至以上的儿童在网上浏览过关于暴力以及成人主题的内容。调查也显示,很多家长会忽略网站和手机APP给孩子们带来的危害,但这些东西恰恰是危害性最大的。

对于孩子上网这件事,就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持续下去。孩子、家长以及第三方网站共同努力才能有效缓解这些问题。

青少年要有自我保护意识,不轻易透露个人信息,树立正确的用网观念是非常重要的;家长则是应该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念,抽出更多的时间去和孩子沟通,网站坏了可以去整改,孩子若是长歪了就真的没法从头再来;而对于那些互联网企业而言,只能说君子爱财应当取之有道。国家重视立法和有关部门加强规范化管理,打击和严惩对少年儿童的毒害乃至犯罪,营造出一个让家长和孩子都放心的网络环境,才能持续发展下去。

来源:搜狐网